爱新觉罗kkw

【狗子川】用舌头为对方清洗

一辆童车

之前的存货……突然发现没发lof

反正最近没动力写文就拿以前的充数x

小学生文笔不服憋着x

走微博
https://m.weibo.cn/5979289816/4139338495061940

旁友们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狗子川】简单明了的一辆车

这文是送给我们葫芦兄弟里大娃的!@流枢 太太
爱你笔芯!!!




师生年下
链接见评论
小学生文笔不服憋着xxx

【伪全员】美少年阴阳寮防卫部

十分辣眼睛!!!慎入!!!

看标题就知道是仿照美男高校地球防卫部(没看过的推荐去看一看,更辣眼睛x)

主cp双荒(荒x荒川)也许会有茨酒(其实无差)
真正主角是小鹿男我会说??

其他式神基本都会以小反派出场然后被嘴炮净化变成小可爱,真正大boss是谁自己猜哈哈哈哈

其实就是个打怪升级毫无涵养的文,大概也许可能会有剧情向

说了这么多有没有后续全靠缘(xin)分(qing),以下试水

小学文笔不服憋着xxx


试水


小鹿男
“love making!”伴随着阳光健气的男声,少年抬腕亲吻那爱心手链。突然一阵白光包裹住他,竟自动为其换上女装!奶白色的泡泡袖水手服上绣有橘色线条,衣服下巴刚刚遮住肚脐的位置。最可怕的是胸前有个超大的镶了橘色爱心宝石的蝴蝶结!相当恶俗啊……
等等,少年的身后怎么生出了两条鹿腿儿???


茨酒
这个名为酒吞的男子此刻正一脸羞怒的模样扯着自己的露脐装(x),虽然说他身材很好但这么娘唧唧的衣服配上6块腹肌实在是变扭。
“果然挚友就算是女装也能轻松驾驭啊!”一个看上去又帅气但又有点傻的白发少年大喊,盯着酒吞的眼睛发光。
这傻子…是怕别人不知道本大爷穿女装么。酒吞不禁腹诽。说起来……
“喂茨木,你怎么不变身?”(已经欣然接受自己会变女装的事实了么?!)
“啊!!挚友想看我变身么!”
“额不…我只是好奇你这独臂要怎么办。”
茨木皱着眉单手托下巴一脸严肃, “嗯……挚友说的有道理。”他正欲亲吻手链变身,被酒吞拦下。
“算了算了留个悬念吧。”
啥????


双荒
“其实这衣服也不至于难以接受,您觉得呢荒川哥。”荒慵懒地靠坐在贵妃椅上,双手交叉随意搭在大概有190的长腿上。很难想象这名模般的汉子穿着女装,但胸前的蝴蝶结并没有束缚住他的帅气(……)
你当然不难接受,唯一像点儿男装的长裤长靴都在你身上。
荒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您真的不试试看?”名模试图诱导
“我没兴趣参与你们这幼稚的游戏。”然后荒川并不上钩甚至还有点想笑。
其实他有偷偷试过…趁着荒不在的时候变身过一次。嗯…然后…荒就看到荒川拿锤子准备砸那手链。
“真可惜…”荒失落得垂下眼睑,“如果是荒川哥,即使穿女装也一定很帅很漂亮吧。”
少年…你想多了,最多是个女装大叔。
可看着男孩儿的表情,荒川还是心软了。他不动声色地叹口气,走到荒的身边揉了揉男孩的软毛。
“到房间去,我单独穿给你看。”


以上

【我川】周围病人在睡觉的病房 梗(下)

之前图片被吞了,只能发微博链接

评论会再发一次

https://m.weibo.cn/5979289816/4133002025953448

上篇请自助,点头像

悄咪咪问一句,我打算开双荒的坑有人看么

有人看我也不一定会写,略略略x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番外

修罗场的后半段,第一次发图片被删了…我试试看发百度云盘,评论里我也会再放一次的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67293644&uk=963895149
前半段在lofter里有,我手机复制不来链接
太久没写肉了,生疏的不行……说实话自己对这篇不满意……而且大晚上的脑子都不正常了,估计错字胡话挺多的…
各位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原本还有天荒和目荒的番外我现在想取消了……

打卡上车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番外

时隔数日的修罗场番外来了,因为太啰嗦所以有点长先放一点,正式的肉估计明后天就能全部出炉了。好久没开车了,驾照都快过期了
其实原本想的顺序是目荒,天荒,修罗场这样,不过应各位要求所以先来修罗场的,有的设定会比较跳跃……
一目连已经觉醒了有点黑化状态。然后狗子是在川川卧室里日的水獭x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修罗场
谁也想不到在河童有限的妖生中还能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大天狗和一目连被荒川“邀请”到他的宫殿里,而这两只大妖此刻正跟在荒川后面用眼神打架。或许连河童自己也想不到。
虽说是邀请,实则是被逼无奈。几分钟前,他们还在岸上进行深刻的…争论。
“一目连?哼,不过是只从神沦为妖道的可怜虫罢了。”大天狗冷哼一声,嘲讽鄙夷毫不遮掩地写在脸上。他早就看不惯一目连了,并不是因为荒川。同为风属性,总会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像他这样孤傲的妖,觉得一目连丢了他的脸。无论神魔鬼怪都不应该去相信人类,更不应该依附人类而活。
“哦是么?那传闻中让京都所有妖物都闻风丧胆的大天狗怎么成了一个阴阳师的走狗?还是个脸很黑的人。”身处异地的黑晴明打了个喷嚏。大天狗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一时间竟想不出反驳的话。陡然间他想起自己还有进过荒川“闺房”这事当王牌。
想到这儿大天狗便假装对房间很熟悉地四处摸摸,语气中也带着得瑟,“荒川啊,你这里和我上次来没什么变化。”
这招心理战对一目连还真有用,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一握紧。“他进过你房间?”严肃的表情让荒川吓了一跳,声音像是盖上一层冰沙,听得荒川心里很冷很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骄傲也告诉他这其实没有必要一定要回答。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让一目连有些恼火,纵使再温柔的妖也有愤怒的时候,何况他早已不是当年的一目连。他一个箭步走到荒川跟前,抓着对方的手腕,脸色更差了。“我问你他进过你房间?”
一目连是用了劲的,荒川没有挣脱开。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赌气般地回答他:“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话音刚落,荒川就被一目连压倒在地上。背部在地上砸出不小的一声闷响,荒川皱着眉倒吸一口气。大天狗急忙跑上去揪住一目连的衣领,“你想干嘛?”
那个有着一头银发浑身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大妖只是冷笑一声,眼睛始终盯着躺在地上的妖。
“cao他。”
“你要一起么?”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下

对不起各位…这篇就先草草的完结了。毕竟这样才能为番外做准备!
另外想问一下,各位是想先看狗子川番外还是修罗场的番外或者目荒…(应该都是有肉的)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
如果曾经那些欺负过荒川的水獭是他小时候的阴影,那大天狗绝对是他现在的噩梦。
这个无赖…
荒川恨得咬牙,最可气的是每当被他调戏了还不能揍一顿。不得不承认大天狗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如果打起来了荒川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
“不闹你了,今天我只是来单纯请你喝酒的。”故意在单纯的字眼上加了重音,满意得收获到荒川一个怒瞪。强压下心里的火,手一挥招来了河童小妖,端着几盏酒杯恭恭敬敬地摆在他们之间。现如今荒川正如当年所说,成为了这里的主宰。凭借他不可一世的傲气和泰然处之的冷静,河中几乎所有的鬼怪都服从于他。
大天狗从袖中取出一个金色的小瓶,长相颇似葫芦。刚拔开盖子,浓郁的酒香就飘了出来,倒在酒爵中竟是淡淡的金色。最神奇的是小小一瓶却如同无底洞般,总能倒出酒来。
“这是何物?”荒川从未离开过河域,在他印象中酒就是装在樽里看似普通的透明液体其实很危险的东西。这还是曾有次一个醉汉不慎将手里的酒倒在河里。那时他还刚化人形,妖力都还不稳定,只是好奇舔了一口身体就像被放在锅里煮一样,脑子又热又胀,差点回了原形。
“这可是我从酒吞那儿要来的。”大天狗瞥一眼对面这妖明明懵懂糊涂还装着冷漠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这家伙不肯多给,只送了我这么一葫芦。不过好在,这酒只要容器不坏就永远倒得出来。尝尝。”
荒川犹豫了片刻,端起酒爵放唇边抿了一口。那酒顺着喉滑下去,一股浓香反出来。这酒很烈,他眼角被呛出了些微泪花。不过这次完全没有胀热感,反而有轻松的感觉。
“只是小小一杯酒,荒川大人就喝出眼泪来也太没面子了吧。”大天狗伸出手替他擦拭了眼角的泪,动作自然的让荒川忘记了这有多亲昵。“听闻荒川大人现在可是有很多人类供奉了呢。”
居住在这儿附近的许多百姓为了能安居实在是不知该拜哪路神仙,只好拜拜这荒川河,保佑他不泛滥不干涸。不过即使这样,荒川也依旧任性的很。平时这掌管河流之事也都交于河童处理,毕竟他还要应付大天狗这麻烦的主。
“你现在可算是半个神了。”大天狗半认真半嘲讽地说。
神…
荒川脑中浮现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早已不记得这人类是谁,与自己又有何关系。只记得那股温暖轻柔的风,或许是因为风他才这么容易就接受了大天狗。
“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与我一起追随黑晴明大人,完成我们的大义。”大天狗说的严肃认真,让人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荒川对这事儿毫无兴趣,他还在尝试着回忆那个总是霸占他大脑的人。
“你在想什么?”这妖就这么在自己面前神游起来,让大天狗很不爽。
“与你无关。”
总是这副无所谓的模样让大天狗真的很想揍一顿,想把他压在身下好好看看这荒川之主是不是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
像大天狗这样的大妖原本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主,被荒川这样扰了兴致也实在没面子。他挥了挥袖子不留一句话就走了。
荒川也不可能去追,这种情况也不是也第一次了。世人皆说荒川之主是个怕麻烦的任性大妖,而荒川却要说这大天狗才是最任性倨傲的妖。
看着面前还未喝完的酒,荒川摇了摇头,举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随后紧闭双眼让酒劲在身体里挥发一些。
当荒川正欲起身收拾的时候,殊不知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站着一男子。他轻声唤道,
“小水獭。”

fin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中

一天双更!还有谁!(接下来可能就会很慢了…毕竟我是七天憋出六个字的人)
终于可以叫小叔叔荒川了,老水獭水獭的叫怪对不起他的hhhh
再一章开始可能就要修罗场了,这篇的结局应该算是开放性的…这样才能有番外肉(我在说什么)
本文进展会很快,因为不想让它变成长篇我会拖更的……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


一目连走了。
水獭又回到了以前孤独的日子,身边安静的似乎一目连从来没出现过。唯一存在的痕迹便是他体内的妖力。
就在一目连走后没多久,他化形了。
是个拥有淡蓝色皮肤的少年,说是少年可他的发色银白,软啪啪的搭在两颊。脸上有几道深色水纹。他的四肢已经与人类无异处,但是身后依旧还是留了条软软的长尾巴。
刚化人形的小妖还不会走路,只是蹒跚地挪着步子。由于掌握不好身体的平衡性,时不时就会向四周歪倒。没有了一目连,他只能模仿着人类的样子一点一点摸索。
“既然答应了要成为荒川最厉害的妖,那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啊。”少年对自己说道。
只有变强了才有资格等他回来。
然而等了几个四季轮回,也没有等到一目连。少年也慢慢长成青年的模样,褪去了青涩稚嫩,更像是个人类。
漫长的等待让他忘记了在等什么,为什么等,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还有一个温暖的手心。
青年靠在石头上闭眸摇着纸扇,却不慎被河水冲湿了裤管。他睁开眼睛望着最近愈发猛烈的荒川河,不禁皱眉。“最近是怎么了?”
虽然他常年留在荒川流域未曾离开过,但是河童小妖经常会与他说起外面的世界多么多么乱。
例如说出现了个厉害的阴阳师,到处收服妖物,闹的京都妖心慌慌。还有说看到阴阳师带着一个黑翼的大妖和浑身蓝白色的雪妖使好多妖怪失去心智,任他们摆布。
无论怎样都好,只要不影响荒川就行。这么想着,一阵清冷的风扑面吹来,伴随的还有空灵的笛声。
又是风?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青年微微有些心烦,不由得站起身作出警备。
从远处飞下来一只大妖,展开巨大的黑色翅膀。骨骼分明的手指握着一根精致的长笛,一把团扇别在腰间,上面用毛笔字写着大大的义字。
这个人莫不是河童说的黑翼大妖?
“你是谁?”
大妖冷哼一声,慢悠悠开口说道:“记好了小妖怪,吾名大天狗。”清冷的声线犹如他周身的风,带着浓重的压迫感。
大天狗眼神扫过,似是看到了对方的尾巴,毫不客气地走过去想伸手触碰。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的青年十分恼怒,“你是只水獭精?”
“放肆!”早已知晓这个无礼大妖的心思,尾巴灵活地躲过了不安分的手。“我可是……”瞥向了身边的河流。
“荒川之主。”
——分割——
“喂荒川,出来。”
这个大天狗不知是磕了什么药,几乎天天都来找荒川的麻烦,惹得他都不愿意从河里冒头。
“何事?”低哑沉稳的声音证明了荒川已经真正成熟,真正成为了这片流域的主人。他一挥手,河水便破开一条长长的道。一个淡蓝皮肤的男子摇着扇子走出来,原本贴在脸上的刘海如今被固定在帽子里。
大天狗自己也不知为何,只要一有烦心事,看到荒川就会一下子冷静很多,虽然很多时候都只会看到他一副淡漠的表情。他十分霸道地凑到对方面前,左手熟练地去捕捉水獭尾巴。“想它了。”
“大天狗!”原本尾巴对于任何动物来说都是最为敏感的地方,可这个妖总喜欢去揉捏。也不知道这根毫不起眼的尾巴是哪一点吸引了他。
荒川将尾巴甩向另一边,却没想到正好落入大天狗另一只手里捏的死死。这无礼的大妖顺势从尾尖向上,在根部掐住。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因此更近,近到能清楚听到荒川微弱的喘息声。
“唔…”又痒又刺疼的感觉让荒川整个僵了一下,他瞪圆了眼睛,厉声道:“住手大天狗,你过分了。”
看着原本肤色偏蓝的男子此刻因为恼羞成怒脸上多了一抹红晕,大天狗心里腾得升起满足感。
还想看到他更多不一样的表情……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上(瞎ji巴取的)

这个脑洞是我某天睡觉的时候梦到的,本来懒得写,但是为了我的川川……
文笔真心不咋地,没怎么经过修改…先向各位道个歉。
另外此文中我把川川写成了水獭,如果会感到不舒服不勉强您看下去了。
本来主语我是打算用吾啊汝的,但是实在感觉好怪hhh所以写到一半被我全改了…
最后,这章没有狗子,但是我先占个tag,因为下章就有大天狗就出场了而且我已经码了一半多了!(骄傲脸)
在下小学文凭,有意见的麻烦憋着xxx!
——————————
在平安京时代,妖物纵横,百鬼夜行。有一条流入江户湾的凶猛河流——荒川,便是这条河流里也寄住着许多魑魅魍魉。
一只长有蓝紫色毛的水獭正抖着身子接受同类对自己的殴打,原本一身亮丽的毛皮被利爪划出道道血痕。可他默不作声也不还手,兴许是因为没办法还手。他恨这样没用的自己。
这只水獭从小便知自己与同族有异,又生活在这年代,他早已接受自己是妖怪的设定。可为什么,为什么让他拥有异样的肤色却没有妖怪的能力!明明很多时候他都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很奇怪的能量。
那些同族打累了也就一哄而散,而蓝紫色的小妖拖着受伤的身体慢慢爬到岸边,血液很快被湍流的河水冲走,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和平时一样,等血干涸了再回去好了。
蓦然,一阵风拂过鼻尖,惹得水獭不自禁地拱了拱鼻子。
风很暖,很轻柔。他差一点在这风的轻抚中睡去。
灵敏的耳朵似乎听到了一声龙吟,水獭立即动了动身体作好防备。大概又是哪只饿了肚子的妖在觅食吧。他这么想着。
“你受伤了?”低沉磁性却有很温柔的声音。水獭抬起了头,入眼是一个美男子。
真的很美。在他小小的世界里,这男子可以算得上最美的。
身材高挑,皮肤白亮,阳光打在脸颊泛着淡淡的金光。他的眼睛很有神,宛如一颗诱人的绿宝石,可惜被头发遮住了右眼。
还没等小妖怪打量完,他就被男子托起来捧到眼前,他们之间只有一条水獭尾巴的距离。
这太逾矩了!小妖不顾身上的疼痛,用力跳出了手心。正打算回到水里,就被一只大手按住顺毛。
“别害怕。我是风神,你可以叫我一目连。”他用食指轻轻地擦着水獭颈侧,“我能替你治疗。”说罢,身后的赤色长龙低吟一声,水獭便被一股暖风包裹住,伤口也不疼了,感觉有点痒痒的。
伤很快就痊愈,然而水獭心里并不买账,依旧是一副警戒状态,一条长尾紧张的竖起来。没有谁会这么好心,一定是有目的。
这副模样落在一目连眼中意外有些可爱,他凑近了些, “我能感觉到你体内有强大的能量。”
水獭诧异地看着一目连。他有预感,或许这个神可以改变他。
“让我来帮助你唤醒身体里的能力,你是否愿意?”他嘴角带着笑意,将自己的身体弯到最低,向小妖伸出白皙的手。
沉默片刻,一只小小的爪子轻轻搭在了他的手指上。
我渴望力量,我想化作人形
你的妖力强大而可怕,你会是荒川的主宰
——分割——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一目连和小水獭躺在河边晒着太阳。距离他们初识已过去了小半年,现在的水獭已经能良好的控制妖力,再也不会受同类的欺负,甚至已经能与一目连对话了。
就比如此刻,两只沉默了好久,小妖第一个憋不住了。 “你为什么总遮着右眼?”此时他的声音还是像软软的童音更多些。
“这个啊…因为要保护人类,所以不得已牺牲了它。”一目连像是在回忆,眼神空空地看向某处。
“人类…”水獭唤了声,在他的印象中对人类是很抵触的,他们就如同那些捕食的大妖。只有强大到成为人类的样子才能保护自己,“他们,值得你去保护么?”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他也不再继续追问。不知过了多久,一目连慢慢坐起身,“之后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日子。”他轻柔地将水獭抱在怀中,就像第一次那样,只是这次意外没有反抗。
“是因为人类么?”
“……”
“可我马上要化形了。”我希望你是第一个看到的……
说实话小水獭打从心里对一目连是有点依赖的,毕竟他也算个妖生向导了。
“其实你已经不需要我了,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样能化形。”也许是感受到怀里小妖怪的伤感,他捏了捏水獭的尾尖,“我还会再回来的,希望那个时候你已经成为荒川流域里最厉害的大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