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kkw

【川右】点梗 有种当面来diss我

川右圈被举报这事我怎么想怎么气,我就是个暴脾气。
举报的那个畜生,有种当面怼,不打的你叫爸爸算我输。背后举报真是婊得飞起,你m的尸油搭配你爹的铅笔屌做引线,燃起的大火可以照亮你悲惨的童年

重点:川右cp点梗,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川右。平时忙,更新会很慢
文笔不咋地,毕竟只会骂人和打人

【狗子川】变形记 下

这章严重爆字数了,写到深夜3点…心累

本来想一直甜到结尾的,结果写着写着来了一段尬虐,嫌弃自己,毁了这么好的脑洞…

小学生文笔,不服憋着xxx


正文

差不多该是睡觉的时候了,所有跟拍和导播都回到临时安排的住所。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真正谈谈心。
大天狗正收拾自己的行李,一扭脸发现荒川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发呆。他带着疑惑走了出去,男人身上披了件带毛领子的厚大袄,手里握着一部不知多少年前才有的小灵通。他回屋也搬了个椅子挨近荒川坐,他穿得单薄没多久就熬不住打了个喷嚏。男人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个人。
荒川二话不说脱下棉袄披在少年身上。“你出来做什么?外面冷,快回去。”
其实这棉袄颜色土气不说,腋下位置还破了正吐着棉絮,大天狗是真不想穿。
“想看看你在干什么。”少年把头伸过去,“川叔,这手机坏啦?”
“不知道……我想打电话问问那女娃在城里怎么样了,有没有给别人添麻烦。”虽然平时荒川特嫌弃厌烦金鱼姬,嫌她太吵太闹,可毕竟是亲侄女多少有点担心。
男人望向自己的眼神有丝茫然和失落,看得大天狗心跳都漏了一拍。他无意识握住男人宽厚温热的手掌,带动他的手指按键。荒川的指节带着薄茧,掌心却意外的柔软摸上去很舒服。大天狗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居然做这么暧昧的动作,还好男人没有察觉。
手机是荒川去小镇时顺便买的,就是为了能联系独自在外的侄女。可这老古董本身就信号差,到了那小渔村更是没有信号。
“要不…明天问节目组借个电话?”
“……算了,睡觉吧。”
看着男人落寞的背影,大天狗心里也堵得慌。
虽然现在算是夏季,但乡村昼夜温差较大,尤其靠湖一带,这夜里的湖风异常凶猛。破陋的窗户根本挡不住,吹得那打地铺的少年直哆嗦。
总听见小孩儿翻身的声音就知道他睡不好,荒川侧身低头借着月光看他。“冷了吧,要不然你上来和我一起睡?”
这要搁以前,大天狗准能把那人揍一顿。谁不知道他有心理洁癖不喜欢和别人同床?许是真的被冻到了,他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就钻到荒川的炕上。
荒川伸手揽过少年的腰,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把他半抱在怀里。滚烫的呼吸一下一下撩拨他发红的耳尖,大天狗想推开但僵硬的身体并不由心。不过他转念一想还真是暖和多了,就这样将就睡吧。
后来才知道,荒川是用自己的背替他挡下所有的冷风。
不知不觉已日上三竿,大天狗是被导播叫醒的。身边早没有男人只有自己被子上还盖了那件厚棉袄。
“川叔呢?”他睡眼惺忪头发松垮的样子,配上慵懒低哑的声音还真有种撒娇的感觉。导播小姐姐惊讶这两人才一晚上关系就这么好了?不行不行!那这节目怎么做呀?
“村长早就起来工作了,你也快起来吧。”导播凑到少年耳边悄悄说,“你要装的脾气差一点,等回去前再走温情路线。”
大天狗没有多理她,简单洗漱完吃过男人准备的早饭就去找荒川了。
只见那男人在湖边挽着袖子割芦苇,身躯被高耸的尖叶半遮半掩。他走过去弯腰到了早安有些局促地说,“川叔…我,我帮你割吧。”
谁知道荒川头也没抬就回他“不用,这容易割伤手。你要是无聊就帮忙看着鱼,差不多了来喊我收网。”
一片好心被当作无聊消遣?大天狗被气得胸闷,刚想反驳什么,突然想到导播说的话只留下一句凶巴巴的没空便转身离开。
这却正合了节目组心意,屁颠屁颠跟着大天狗不知走到什么陌生的野地。少年也破天荒不嫌脏,一屁股靠坐在树底下。
“大哥哥,我怎么没见过你?”身边突然传来小女孩软糯的声音,大天狗才发现这歪脖子老树后面还有个小姑娘。个子不高虽然脸色有些蜡黄但长得还算可爱,尤其还穿了一身特别艳红的衣服。
少年对她起了好奇心,朝她招招手。“哎,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叫小鲤鱼,我在等河童哥哥来娶我!”到底是单纯的孩子,提到那河童哥哥时掩饰不住喜悦的表情。让大天狗觉得又可爱又可笑,“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是结婚么?”
“当然知道!两个人互相喜欢就会结婚!”小鲤鱼不服气嘟嘟嘴,“我看大哥哥你才不懂喜欢呢!”
说完小鲤鱼就蹦蹦跳跳跑远了,留下一只懵逼的大天狗。其实大天狗是惊自己被说中了,生活在城里的少年从小就被遏止不准谈恋爱尤其他还是未成年高中生。说来惭愧,他至今还没喜欢过谁,更别想将来结婚对象了。
似乎是想到什么大天狗猛地抬头甩甩脑袋,脸颊瞬间泛起红晕。
天呐,刚才脑海里出现的竟是荒川!
虽然大天狗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什么类型的人,不论男女,但也没想过会喜欢一个大叔!
想曹操曹操到,荒川忙完活看大天狗还没回来就出门寻人。少年低着头跟在男人后面磨磨蹭蹭回到屋中。
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大天狗跟随荒川干活,帮忙其他村民,还去了唯一的学校参观。总之过得还算和睦,重要的是让大天狗认清自己的感情。
他喜欢荒川,大天狗喜欢荒川。
分离的日子近在眼前,少年一天比一天烦躁。甚至在走的前一个晚上和男人大吵了一架,独自摸黑又回到那块野地。
好在节目组的人已经休息,他可以好好回忆与荒川的点点滴滴。明明相处时间不长,却像是一起过了很久,每个细节都印在脑子里。这就是喜欢吧。
黑暗中,大天狗听到远处传来踩树叶的脆声,他知道是荒川。
“你怎么了?跟我回去。”不用看表情也知道男人生气了。
沉冷的声音让大天狗内心愈发烦躁无助,甚至觉得有些委屈。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这么冷静?从来没有人让他这么难受过。
“川叔,你能帮我一个忙么。”在看不见的地方,他握紧了拳头。
“什么?只要我能帮的上。”
大天狗一步一步靠近荒川,月色朦胧下找准男人精致双唇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我喜欢你川叔,是想娶你的那种喜欢。”反正已经这样了,索引豁出去。
少年鼓足了勇气却始终没等到对方的回应,这让他有些紧张无措。他想过就算拒绝明天也离开了,可没算到居然会沉默。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男人愠怒地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懂什么是喜欢?”
“你做这些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爸妈?”
……
荒川一连串的问题硬邦邦砸在大天狗头上,生生把少年砸懵了。他真的没有过这么多,他一心以为只要喜欢就要去勇敢表达,像所有青春期的孩子无所畏惧,横冲直撞。
原来喜欢是件这么复杂的事情,如果我跨过所有的障碍你是否愿意为我迈出一步?

落败的少年又一次垂头丧气跟在荒川后头,昏暗的环境下他听到前面传来一步一停断续的声音。大天狗鼻头发酸却哭不出来。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荒川意料之中没有来送。大天狗不免失落地回头看一眼,节目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拍拍他肩膀递过去一个包裹说是荒川给他的。
在飞机上少年拆开包裹见里面是那只小灵通,可通讯簿里是空。关于手机的基础操作还是大天狗教会荒川的,他又搜索一圈终于被他发现一条未编辑的短信。
好好学习,有机会回来的话给你准备两条鱼。再见
少年激动地浑身颤抖,紧紧捏着手机眼眶有些红。原本死灰的心再次点燃,是荒川迈出的这步让他重新有勇气去真正爱一个人。
“等我,川叔。”

五年后
偌大的机场都是来回匆忙的乘客。在航站楼某出口的地方,有个气宇不凡的帅小伙正靠在栏杆上面带笑容盯着那出口。
如今的大天狗早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更显气质十足,不知吸引多少路人的目光。
又一批旅客从航站楼出来,大天狗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穿得土里土气的大叔随着人群走出来。大叔四处张望,急张拘诸的样子让大天狗觉得可爱极了。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拥住男人,这个让他爱了五年的男人。
这次,荒川没有犹豫伸手回抱住大天狗。
————fin————

【狗子川】变形记 上

如题。应该可以预知画风了吧,现在走还来得及x

狂霸酷炫拽中二(都没有)毛头小子狗x闷骚成熟村长川

真•深夜福利,也算是赶在开学前发出来了吧hhh

说好的精小短文还是被我写成上下两篇……

小学文笔,不服憋着xxx



正文


入眼是一片亮金的稻田,迎着湖风形成层层稻浪。临近湖畔边则长着苍郁的芦苇,似长剑的叶子尖儿上被烈阳晒出点点金光。在这里天空很高,人很渺小,来过这里的人总会为无限的自然风光而动容。
当然,除了大天狗。
顶着一头浅金色头毛的少年正阴郁地坐在一辆大巴里。田间小径确实难走,崎岖坎坷的路面导致车子颠簸得厉害,少年也随之东倒西歪,几个小时的车程都没能把凳子坐热。
他真的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答应参加这什么狗屁变形计。尤其是当他知道面前这破旧漏风的房子即将成为他接下去几天的住所时,脸更臭了。
说好的住村里最好的房子呢?说好的住村长家呢??
大天狗说什么也不肯进去,跟着一起来的导播小姐姐有些不知所措。这时,那只糊了一层破布遮风的老木门从里面被推开,走出来一名中年男子。不是想象中被岁月打磨的憔悴面容,正相反意气风发。冷峻严肃的脸上带着丝疑惑,干净白皙的肌肤让人觉得他不属于这。令大天狗最意外的是这男的居然穿西装??虽然材质十分糟糕,皱皱巴巴的还有些脱线,但却完美透出这人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身材。
“是…拍电视的?”虽然这嗓音低沉醇厚如红酒,但还是从中听出他有点紧张。
机智的导播立马迎上去作了一番解释,顺便用眼神提醒还愣着的大天狗。
“你好,我叫荒川,是这里的村长。”
“你,你好……我叫大天狗。”
两手相握,展开他们的乡村爱情故事。不,不对,是励志乡村田园生活。

如果你身边坐着一个陌生人同时还有好几台摄像机对着你,那即便对方再赏心悦目也实在令人尴尬得说不出话。
大天狗和村长荒川相邻正坐在炕上“谈心”。诡异的气氛没持续太久,荒川松了松领带率先开口。
“首先…欢迎你。以后几天你就和我一起住了,你可以称呼我叔叔。”不得不承认荒川的声音极富磁性,盯着他浮动的喉结不禁让大天狗也跟着咽了口水。
在后面的尬聊中大天狗了解到,荒川的侄女金鱼姬就是被换去大城市的孩子。他们已经是村里最富有的了,这身西装还是前不久特地去了趟十几里外的小镇上买的。
“川叔,我饿了。”大天狗揉了揉肚子,眼神却始终盯着对方喉结看。
“……我去给你做晚饭,吃鱼么?”
毕竟这儿算是个小渔村,别的不好说,鱼管够啊。让本来没啥指望的大天狗喜出望外,尤其这味道鲜美,肉质筋道,到底是野湖里的鱼。不过这些都是卖钱的宝贝,平时除了重要节日根本不会烧着吃。荒川倒没觉得心疼,就是看着大天狗这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好笑。他自然地伸手替少年抹去嘴角的酱汁,秉着不浪费的良好美德自然地含进嘴里吃掉了。大天狗仿佛被雷劈了一般,直愣愣盯着对面的男人,脸上如火烧似的发烫。
月朗星稀,乡下地方的夜晚总要比城市里的黑,像是打翻了一瓶上好的墨水。
刚来这没几个小时,大天狗已经遇上好几个世纪大难题。比如此刻他抱着衣服在屋中转悠了十来遍也没找到可以称为浴室的地方。
“哦,洗澡啊…后边茅房旁有根水管你可以在那儿洗,或者直接去湖里洗。”说这话时荒川正坐门口小板凳上搓着衣服,头也没抬于是也看不到大天狗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川叔?”
“湖水很干净,我都是去那儿洗的。”
大天狗脑补了那样的场景,大叔靠在湖边只露出半个结实胸膛,乳tou在水中若隐若现…
上帝啊!我在想什么!
少年烦躁拍了拍自己脑袋,毅然决然往茅房走去。结果是露天的先不说,旁边还总感觉飘来一股怪味,让大天狗觉得怎么洗都不干净。单手举着水管又十分不便,终于一气之下扔在地上。
荒川洗好衣服不放心,过去却看到地上水管在不停放水,这小孩儿就这么插腰站着不动。他蹙紧眉头,走上前把水流调小举起管子对着大天狗。
“我知道你不习惯,但也不能浪费水。”他不小心瞄到少年磅礴朝气的下体,颇有些不自在地转身背对,“你,你洗吧。”
而大天狗从荒川来时整个身体就像进了红色染缸。
“举高点。”抬手的瞬间大天狗看到男人的耳廓泛红。
不知怎么的,他有点高兴。
————tbc————

悄悄地说,我原本还预想有一篇稍长一点的双荒(或许有肉汤)
落魄富二代荒x依旧闷骚成熟村长川

我有点想放弃了hhh
好累x

【狗子川】用舌头为对方清洗

一辆童车

之前的存货……突然发现没发lof

反正最近没动力写文就拿以前的充数x

小学生文笔不服憋着x

走微博
https://m.weibo.cn/5979289816/4139338495061940

旁友们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狗子川】简单明了的一辆车

这文是送给我们葫芦兄弟里大娃的!@流枢 太太
爱你笔芯!!!




师生年下
链接见评论
小学生文笔不服憋着xxx

【伪全员】美少年阴阳寮防卫部

十分辣眼睛!!!慎入!!!

看标题就知道是仿照美男高校地球防卫部(没看过的推荐去看一看,更辣眼睛x)

主cp双荒(荒x荒川)也许会有茨酒(其实无差)
真正主角是小鹿男我会说??

其他式神基本都会以小反派出场然后被嘴炮净化变成小可爱,真正大boss是谁自己猜哈哈哈哈

其实就是个打怪升级毫无涵养的文,大概也许可能会有剧情向

说了这么多有没有后续全靠缘(xin)分(qing),以下试水

小学文笔不服憋着xxx


试水


小鹿男
“love making!”伴随着阳光健气的男声,少年抬腕亲吻那爱心手链。突然一阵白光包裹住他,竟自动为其换上女装!奶白色的泡泡袖水手服上绣有橘色线条,衣服下巴刚刚遮住肚脐的位置。最可怕的是胸前有个超大的镶了橘色爱心宝石的蝴蝶结!相当恶俗啊……
等等,少年的身后怎么生出了两条鹿腿儿???


茨酒
这个名为酒吞的男子此刻正一脸羞怒的模样扯着自己的露脐装(x),虽然说他身材很好但这么娘唧唧的衣服配上6块腹肌实在是变扭。
“果然挚友就算是女装也能轻松驾驭啊!”一个看上去又帅气但又有点傻的白发少年大喊,盯着酒吞的眼睛发光。
这傻子…是怕别人不知道本大爷穿女装么。酒吞不禁腹诽。说起来……
“喂茨木,你怎么不变身?”(已经欣然接受自己会变女装的事实了么?!)
“啊!!挚友想看我变身么!”
“额不…我只是好奇你这独臂要怎么办。”
茨木皱着眉单手托下巴一脸严肃, “嗯……挚友说的有道理。”他正欲亲吻手链变身,被酒吞拦下。
“算了算了留个悬念吧。”
啥????


双荒
“其实这衣服也不至于难以接受,您觉得呢荒川哥。”荒慵懒地靠坐在贵妃椅上,双手交叉随意搭在大概有190的长腿上。很难想象这名模般的汉子穿着女装,但胸前的蝴蝶结并没有束缚住他的帅气(……)
你当然不难接受,唯一像点儿男装的长裤长靴都在你身上。
荒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您真的不试试看?”名模试图诱导
“我没兴趣参与你们这幼稚的游戏。”然后荒川并不上钩甚至还有点想笑。
其实他有偷偷试过…趁着荒不在的时候变身过一次。嗯…然后…荒就看到荒川拿锤子准备砸那手链。
“真可惜…”荒失落得垂下眼睑,“如果是荒川哥,即使穿女装也一定很帅很漂亮吧。”
少年…你想多了,最多是个女装大叔。
可看着男孩儿的表情,荒川还是心软了。他不动声色地叹口气,走到荒的身边揉了揉男孩的软毛。
“到房间去,我单独穿给你看。”


以上

【我川】周围病人在睡觉的病房 梗(下)

之前图片被吞了,只能发微博链接

评论会再发一次

https://m.weibo.cn/5979289816/4133002025953448

上篇请自助,点头像

悄咪咪问一句,我打算开双荒的坑有人看么

有人看我也不一定会写,略略略x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番外

修罗场的后半段,第一次发图片被删了…我试试看发百度云盘,评论里我也会再放一次的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67293644&uk=963895149
前半段在lofter里有,我手机复制不来链接
太久没写肉了,生疏的不行……说实话自己对这篇不满意……而且大晚上的脑子都不正常了,估计错字胡话挺多的…
各位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原本还有天荒和目荒的番外我现在想取消了……

打卡上车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目荒,天荒】风的印记 番外

时隔数日的修罗场番外来了,因为太啰嗦所以有点长先放一点,正式的肉估计明后天就能全部出炉了。好久没开车了,驾照都快过期了
其实原本想的顺序是目荒,天荒,修罗场这样,不过应各位要求所以先来修罗场的,有的设定会比较跳跃……
一目连已经觉醒了有点黑化状态。然后狗子是在川川卧室里日的水獭x

在下小学文凭,不服憋着xxx!



修罗场
谁也想不到在河童有限的妖生中还能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大天狗和一目连被荒川“邀请”到他的宫殿里,而这两只大妖此刻正跟在荒川后面用眼神打架。或许连河童自己也想不到。
虽说是邀请,实则是被逼无奈。几分钟前,他们还在岸上进行深刻的…争论。
“一目连?哼,不过是只从神沦为妖道的可怜虫罢了。”大天狗冷哼一声,嘲讽鄙夷毫不遮掩地写在脸上。他早就看不惯一目连了,并不是因为荒川。同为风属性,总会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像他这样孤傲的妖,觉得一目连丢了他的脸。无论神魔鬼怪都不应该去相信人类,更不应该依附人类而活。
“哦是么?那传闻中让京都所有妖物都闻风丧胆的大天狗怎么成了一个阴阳师的走狗?还是个脸很黑的人。”身处异地的黑晴明打了个喷嚏。大天狗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一时间竟想不出反驳的话。陡然间他想起自己还有进过荒川“闺房”这事当王牌。
想到这儿大天狗便假装对房间很熟悉地四处摸摸,语气中也带着得瑟,“荒川啊,你这里和我上次来没什么变化。”
这招心理战对一目连还真有用,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一握紧。“他进过你房间?”严肃的表情让荒川吓了一跳,声音像是盖上一层冰沙,听得荒川心里很冷很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骄傲也告诉他这其实没有必要一定要回答。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让一目连有些恼火,纵使再温柔的妖也有愤怒的时候,何况他早已不是当年的一目连。他一个箭步走到荒川跟前,抓着对方的手腕,脸色更差了。“我问你他进过你房间?”
一目连是用了劲的,荒川没有挣脱开。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赌气般地回答他:“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话音刚落,荒川就被一目连压倒在地上。背部在地上砸出不小的一声闷响,荒川皱着眉倒吸一口气。大天狗急忙跑上去揪住一目连的衣领,“你想干嘛?”
那个有着一头银发浑身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大妖只是冷笑一声,眼睛始终盯着躺在地上的妖。
“cao他。”
“你要一起么?”